上海鑫顺空调机电有限公司
上海鑫顺空调机电有限公司
 
产品导航

二手中央空调安装

二手中央空调

    二手中央空调回收

      上海二手中央空调

        上海二手空调

          二手空调回收

            大金二手中央空调
              媒体报道 更多>>
              荣誉资质 更多>>
              招聘信息
              友情链接
               

              董明珠连任之后 格力的大冒险才刚刚开始

              家用电器/空调
              来源:搜狐科技   浏览:96   2019-01-18
              摘要:65岁的董明珠,迎来了她在格力的新一届任期,为期三年。1月16日晚间,格力电器公告称,选举董明珠女士为公司董事长。表决结果为同意 9 票,反对 0 票,弃权0 票。同时,续聘董明珠为公司总裁。

              65岁的董明珠,迎来了她在格力的新一届任期,为期三年。1月16日晚间,格力电器公告称,选举董明珠女士为公司董事长。表决结果为同意 9 票,反对 0 票,弃权0 票。同时,续聘董明珠为公司总裁。

              在当天下午举行的临时股东大会上,根据现场和网络投票结果,董明珠高票当选格力电器新一任董事会非独立董事,现场得票率是134%,网络得票率98%。

              就像“阿里=马云”,“小米=雷军”一样,“格力=董明珠”已经成为一个定理,如果董明珠一走,格力似乎就会失去灵魂。不过像大多数人预测的那样,董明珠连任一锤定音,格力大股东、中小股东、格力员工盼到了所有人心之所向的满意答案。

              在16日当天的2019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上,董明珠谈增长、谈目标、谈未来,试图用美好蓝图来安抚股东们的情绪,然而这些充满成长性的高瞻远瞩背后却暗含着不安的因素。董明珠并不会为格力的未来上一道保险,相反,在偏执桀骜的“铁娘子”带领下的格力,大冒险才刚刚开始。

              高增长神话能否延续?

              关于“董明珠退休”的话题,从2016年五年任期进入倒计时开始就沸沸扬扬从未休止,接受采访时遇到与此相关的问题,董明珠总是显得很激动,例如“我还很年轻,心态像25岁一样”“我都不着急,(你们)不用操心”“ 如果不能更好地运营下去,我绝对不交班。”

              许多人在董明珠语气里嗅出了对于“连任”的自信,但真正让“董明珠连任”变成一场无悬念的猜测,是珠海市国资委的表态。

              格力电器的第一大股东是占股18.36%的格力集团,格力集团是由珠海市国资委100%持股的一家央企。从股权结构上来看,选谁做格力电器的董事长,珠海市国资委的意见至关重要。

              去年年中,珠海市国资委明确表达了自己的态度。在2018年5月16日格力“再起航梦想盛典”晚会上,珠海市市委书记郭永航亲自携市四套领导班子出席大会,并直接表示“希望年轻的董明珠带领年轻的格力,继续创造辉煌”。这被外界看作是珠海市国资委对董明珠连任的公开明确支持。

              这种支持和信任同样在此前发布的下届董事会提名候选人名单中有进一步的体现——代表珠海市国资委意志的格力集团推荐的四位非独立董事候选人分别为董明珠、黄辉、望靖东、张伟,其中前三位全部来自格力电器,最后一位是前格力电器高管。

              这份推荐名单和珠海市国资委此前的推荐风格迥然不同。在前两届格力电器董事会提名中,格力集团还会举荐2位没有格力电器背景的候选人来实现权力制约。在今年的推荐名单中,全部是“格力电器人”,没有一个“外人”,这不仅是对董明珠个人的肯定,同时也是对董明珠领导下整个格力电器高管团队的肯定。

              在格力现行的领导班子的努力下,格力完成了五年前董明珠定下的“2018年营收2000亿”目标。虽然这个目标在2018年年底才“踩线”完成,但相比于董明珠2012年接手时已经翻了一番,这大大提振了珠海市国资委的信心。

              2018年,格力电器前三个季度创造了37%增速的“神话”,竟然把重要竞争对手美的远远甩在了后面。或许是这样的成绩让珠海市国资委信心进一步加强,随即给出了格力和董明珠更高的期望—“2023年营收达到6000亿”。

              事实上,白电行业这个竞争充分的市场相当透明,“37%”这个数字充满了不合理。果不其然,在1月16日晚间格力2018年业绩预告披露中,格力全年同比增速16%-21%,远低于前三季度的“37%”,和竞争对手美的发布的2018业绩预告15%-20%基本吻合。据公告显示,格力全年盈利260-270亿,在前三季度盈利211亿的前提下,不难算出,第四季度盈利在55亿元左右。相比较于2017年第四季度盈利70亿元,增速同比下滑21.4%。

              从数字上来看,第四季度增速下滑21.4%似乎是在为前三个季度的高速增长买单。此前,坊间早有传言董明珠为了连任调节利润向经销商压货严重,透支了未来的利润表现。16日的业绩预告也为这一猜测添加了有力佐证,第四个季度增速下滑很可能是因为经销商已再没有多余财力进货。

              无论董明珠如何在股东大会上痛批美的“一晚一度电”是骗人,讥讽奥克斯“在格力这里挖人还要替他们更名改姓”,“掌握核心科技”的格力虽然拥有高溢价能力,代表着空调行业的最高利润,但这并不足以支撑格力成为家电行业的一枝独秀。

              发展潜力上,格力的“外延式多元化”发展模式全线溃败,芯片制造、新能源造车、手机制造方面,还没有重大突破;格力电器对空调的依赖非常高,空调的销售走向依然手握着格力的发展命脉。但“内生式多元化”发展模式下的美的,空调收入仅占总营收的46%,电饭煲,电磁炉,电压力锅,电水壶的市场占有率上都排名全国第一,洗衣机,空调,微波炉市场占有率排名全国第二。目前已成为中国市值最高的家电上市公司。

              多元化推进的成效倒不会对业绩造成太大影响,但另一方面,包括空调在内,家电行业整体增速却与大环境息息相关。2015年,受到整体家电销售趋势下滑影响,格力出现上市以来首次负增长。2015年格力的营收为1005.64亿元,较上年下降28.17%;净利润为125.32亿元,较上年下降11.46%。近日,知名家电研究机构中怡康给出悲观预期:2019全年空调零售市场总量同比下降10%。可以想见的是,留给格力的形势更加艰巨。

              现在再来看格力“2023年实现6000亿营收“的下一个五年目标,剥掉了增速“37%”的虚伪外衣,目前16%-21%、今后甚至更比这个数字更低的增长能力并不能达到实现这一目标的最低要求(增速约25%)。“每年10%增长,我还是有把握的,市委市政府来考察后,希望格力电器到2023年实现6000亿目标,那10%是不够的”股东大会上,董明珠最后还是说了句实话。

              多元化,一场头破血流的坚持

              从营收占比上来看,格力实际上还是做着卖空调的老本行。但在造手机,造车,造芯片这些热点的追逐上,董明珠从未言过放弃。

              2012年5月董明珠当选格力电器新一届董事长,面对当年空调营业收入占到产品营业收入的97%以上的产品格局,当时的她提出要再造一个格力,要使格力五年内营收要达到2000亿元。随即,格力提出了“加强产业纵深一体化,寻求横向发展相关(制冷暖通设备)多元化”的发展战略。

              董明珠独掌格力六年多来,格力不断向智能装备和模具、智能家居、新能源产业延伸,“多元化”从营收结构中显示出一定的作用——根据2017年年报显示,空调在格力2017年的营收占比降至83.22%,其他生活电器、智能装备、其他主营和其他业务的总体占比为16.78%。

              但格力电器对空调的依赖非常高,空调的销售走向依然手握着格力的发展命脉。多元化推进的成效也并不明显,反而受到家电行业整体增速下滑的大环境影响,2015年格力出现上市以来首次负增长。2015年格力的营收为1005.64亿元,较上年下降28.17%;净利润为125.32亿元,较上年下降11.46%。

              2015年的业绩低点敲响了警钟,投资者最担心的就是怕董明珠“多元化”不成,反而“丢了西瓜捡了芝麻”——2016年,意图“造车”的董明珠提出了重组珠海银隆,格力拟作价130亿元收购珠海银隆,其中包括定向增发100亿元进行配套融资。但10月份召开的股东大会上,中小股东否决了这一具体收购方案。

              不过,一意孤行的董明珠随后以个人身份于2016年12月入股珠海银隆,成为其第二大股东,这也就有了与魏银仓之后一系列的“互撕”戏码。

              在16日股东大会回答珠海银隆相关问题时,已经表示过银隆是个“大窟窿”的董明珠仍然不承认失败,不过这次却将收购银隆的目由之前看好银隆电池技术的“造车”更改为“打开汽车空调市场”。董明珠认为,“银隆事件不是负面消息,很多民营企业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

              虽然新能源汽车是大势所趋,但投资者的担心并非多余,早在2015年6月,格力制造的手机正式对外销售,结果由于开机界面是董明珠本人,引得一众网友吐槽不断;2016年,格力手机2代诞生,但据手机行业人士爆料,总共生产的30万台中实际售出的却只有1万台左右,其余存货全靠逼迫员工购买。直到2018年,格力手机四代并没有如约而至,外界认为董明珠已经对手机放弃。

              不过在16日的股东大会上,董明珠再次强调了格力电器产业规划:空调,生活电器,高端装备,通信设备,四大板块。其中,董明珠着重强调了格力“造手机”的坚定决心。她不认同市场的唱衰声,在她看来,“我的业绩在增长,我就是成功的”,同时董明珠强调,格力手机不会学小米搞低价战略,3200元一分都不能少,还督促出席现场的各个股东“你们拿到我的分红,你就应该拿(钱)出来买手机。”

              2018年中报上,格力成立通信设备公司是首次对外披露,通信设备公司业务包括物联网设备、手机、芯片、大数据,作为“智能家居”和“物联网”的核心,董明珠不仅没有对“手机”死心,还更为梦想添柴加薪。

              2018年年中,董明珠又嗅到了芯片的热点,迅速组建了珠海零边界集成电路有限公司,并声称格力要投500亿元做芯片。2018年11月30日,格力电器给出公告称已投资30亿元间接入股安世半导体,迈出了“造芯”的又一步。

              格力虽稳坐空调行业老大地位,但多元化的发展瓶颈一直围绕着这家公司。本来试图通过手机和绿色汽车拓展商业版图。但是手机和汽车业务都进展的不如人意,

              如今进军芯片领域,这个让许多中国企业都望而却步的行业,恐怕付出更多,难度系数会更大。

              格力的“四大板块”除了空调业务和通信业务之外,其高端装备业务包括智能装备、数控机床、精密模具、机器人和精密铸造设备;生活品类业务包括厨房电器、健康家电、环境家电、洗衣机和冰箱,“智能家居”和“智能装备”也被看作是格力最合适也是最靠谱的多元化道路。不过截止目前,“智能装备”几乎没有声量,通过收购晶弘、大松进军的冰箱和小家电行业的“生活品类”也迟迟没有起色,相比“造手机”、“造车”和“造芯”而言,这两大部分业务给予的关注与政策倾斜太少。

              “二号人物”在哪里?

              结合董事会推选名单来看,综合格力电器各高管的工作背景,格力电器主要高管按照分管可为市场专业一名(董明珠),技术专业两名(黄辉、谭建明),生产专业两名(庄培、刘俊),财务主管一名(刘俊),人员分布合理,年龄呈梯次状。

              在16日晚间公告任命董明珠连任格力电器董事长、总裁的同时,黄辉也被同时续聘为格力电器执行总裁。

              2017年8月,黄辉被任命为格力电器执行总裁。这也是格力电器首次设置执行总裁,此举也被看作是黄辉将成为董明珠的接班人。

              黄辉学习机械工程出身,从2000年8月份起,历任格力副总裁、常务总裁、总工程师和执行总裁,目前还兼任格力大金机电设备有限公司董事长、中国制冷学会副理事长。

              和董明珠的自带流量的“网红”身份相比,黄辉十分低调,关于他对格力的作为也信息廖廖,格力今天的生产力依然是董明珠个人意志的转化。董明珠把握大方向,黄辉懂技术质量懂业务,黄辉的作用在外界看来仍然是董明珠的“副手”。

              格力电器的最大问题是,如果失去董明珠,格力电器很难在选出一个能够提纲挈领的领导者角色。如今的格力的确打下了深深的董明珠烙印,为了尽量减小董明珠隐退给格力带来的影响,培养接班人的工作早就应该进行了,目前的悬念在于,能够顶替董明珠的人尚未出现。

              但也有声音认为,失去董明珠的格力未尝不是获得重生的新机遇。格力多年来的最大的特点就是专注,靠一款空调撑起一个世界500强,近年才逐渐开始尝试其他业务。但最怕的就是把鸡蛋放同一个篮子里以及盲目扩张的带来的风险。而在方洪波领导下的美的,步伐走得更稳健些。

              人们不愿意看到,格力,这个中国民族品牌的骄傲,成为下一个健力宝抑或是下一个海航。

              格力的前任董事长朱江洪,格力电器的奠基功臣,在自己67岁时彻底从格力退休,三年后的董明珠,恰好也是67岁。很大程度上,此次连任将成为董明珠在格力“最后的岁月”。“接班人问题”会继续悬在格力和董明珠头顶。

              在此期间,需要找到优秀的接班人,发掘新的业务增长点。作为格力这艘巨舰的掌舵人,董明珠即将开始新一轮的冒险。

               

              文章来源:http://news.iresearch.cn/content/201901/282448.shtml